已有432人读过此书... 已写152590字... 此书连载中(阅读全本小说) " /> 12——1_精彩小说 万博体育app 发生错误_万博全站端app1.28_manbetx万博app是哪的

精彩小说

12——1

木浮生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如果有人问曾鲤,和艾景初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感觉。那回答肯定是那三个字——不知道。当时她整个下巴和嘴都木木的,完全没有什么知觉。

????过了会儿,吴晚霞来打来电话,那个时候艾景初已经走了。他没有吃饭,只是留下那句话和那个吻就走了。

????“车摔坏了。”曾鲤解释。

????“啊?人没事吧?”吴晚霞惊呼。

????“下巴缝了几针。”曾鲤说。

????“那你请假吗?我替你请假。”

????曾鲤想了想,“到时候再看吧。”

????扒了几口饭菜,觉得味道不错。曾鲤又去厨房看灶火上的鸡汤。

????盖子一揭开,香味扑鼻。黄澄澄的汤汁,很诱人。她没想到艾景初的做法完全对她胃口,半只鸡清炖着,骨肉几乎炖得化渣,那鸡腿用手一揪就下来了。

????她心情顿时好得不了,找了个小碗,先盛了点汤,用嘴吹着上面那层鸡油。好不容易凉了一些,她小心翼翼地呷了一口。东西到了嘴里,却觉得不对劲,缓缓咽了下去。再喝了一口,尝了下,又夹了一块肉嚼了嚼,终于确认是真的没放盐。

????她只当是艾景初忘了交待她,并未放在心上。

????第二天,她起床后揭开伤口的纱布去照镜子,结果把自己吓一跳。整个下巴都肿得老高,看起来跟阿凡提那又长又翘又尖的下巴似的,惊悚得要命,而伤口缝针的地方也豁然在目。

????她这人其他都好,就是但凡和外貌有关的事情都自卑至极,一下子慌了,也不管人家忙不忙,就跟伍颖打了电话。

????马依依跟着伍颖一起飞奔而来。

????“天呐,你这是闹哪样?你不是去约会了吗?”马依依惊呼。

????伍颖毕竟也是医生,倒是平静,“伤口缝得挺仔细,肿也是正常的,过两天就消了。”又说,“你昨天怎么熬过来的?”

????曾鲤对她俩没什么可保留的,一五一十地全坦白了。

????“表白了?”伍颖反问。

????“他亲你了?”马依依激动。

????曾鲤点头。

????“没人性,你都摔成这样了,还好意思亲你。”伍颖说。

????“他就是……轻轻地……”曾鲤绞尽脑汁在思索怎么说:“只是挨了一下。”

????马依依突然抓到重点,“他那哪儿是表白,明明是在宣战示威好不好。”

????“你回应他了?”伍颖问。

????“我……”曾鲤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,一提刚才的情景,她的心又开始蹦蹦蹦地乱跳,仿佛已经不受自己控制。

????“我……我没有反应过来,他摸了下我的脸就走了。”曾鲤支支吾吾地答。

????马依依看了曾鲤一眼,下定义说:“小鱼,你已经沦陷了?”

????曾鲤满脸红霞,抵赖说:“我没有。”

????马依依心满yi足地说:“那可好,让他一厢情愿去,急死他。”

????可是,城市另一头的艾景初nǎ里有半点着急的样子。他和往常一样起得很早,晨跑回来吃了早饭,查看了下邮箱,替葛伊修改起论文来。

????中午吃饭的时候,桌子上有一碟白油豆腐。

????艾爷爷牙口不好,李阿姨便将豆腐之类的东西变着花样给他做。而艾景初吃了一口,觉得给曾鲤吃正好,便问李阿姨,“这个菜是怎么做的?”

????“好吃就多吃,想吃了又告诉我,你管它怎么做的。”李阿姨说。

????艾景初从小跟着祖父母长大,没有父母相伴,隔代的爱更加肆无忌惮。艾奶奶在世的时候把他疼得跟心肝似的,就为了去美国留学的事情,还要死要活哭了好些天。

????好在——这样的溺爱下,苗子还没长歪。

????平时除了肯定不吃的那几样,艾景初不挑食,也很少对吃的东西上过心,这白油豆腐家里也不知道吃过多少回,独独今天真是破天荒了。

????李阿姨嘴上没说,心里却特别高兴。难得见他这么有兴致,她便打开话匣子说:“先把豆腐切成块,放开水里煮两三分钟,沥干。再把肉末放油锅里炒散了,放豆腐,炒了之后放水煮一会儿。”又说:“起锅的时候放葱末,还有豆腐一开始就要放点盐,最后要用大火,开头别用。”

????他从小悟性比一般人好,只要是上了心的事情,在脑子里过一遍基本就忘不了。虽说李阿姨教得颠三倒四,他倒是已经懂了个j□j分。

????他一闲下来,就开始想曾鲤。

????她午饭吃的什么,他昨天买了好些吃的,都留在冰箱里,今天她有没有自己做?他昨天吻了她,她是生气还是高兴?她的伤口还疼不疼?肿了之后有没有被自己吓到?

????于是,他回房去打电话给曾鲤,却没人接。于是他换了衣服准备出门。一下楼却看到家里来了客人,是艾爷爷以前的老部下托人从外地带来两箩新鲜的大红石榴。

????李阿姨和丈夫一直吃不惯这东西,可是艾家爷孙俩却很喜欢。

????“小初,你喜欢的,尝尝。”李阿姨叫着他。

????艾景初看了看那东西,从厨房取了个口袋,捡了十来个,一起带上了车。

????待他在车上给曾鲤打电话,却没有人接。

????紧接着,他接着拨了几次,一直到车都开到了她小区门口,还是没人接。他泊好车,迅速地走到曾鲤家门口敲门。敲了半晌,没人。

????不知怎么的,他心里有些慌。

????他找不到她了。

????若是没有这个地址,没有那个手机号码,就算她失了踪迹,他也无处可寻。她怎么了?他昨晚不该将她一个人留在家里,是不是他的举动吓到她,不想再理他?

????她做事那么冒失要是又摔了,或者伤口不妙,发了高烧,又或者身体不舒服又去医院了?

????艾景初站在她的家门口,感受到了心的煎熬。

????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后,给周纹打了电话。

????“你在学校没有?”他问。

????“在啊,正在实验室呢。”

????“你帮我查一下你那个病人,曾鲤,她在病历上留的联系方式。”

????“哦。”周纹好奇极了,听着艾景初的口气,却半点不敢多嘴,乖乖照做。

????实验室的电脑连着医院的内网,上面所有病人的电子档案都有,她搜索了下就查到了。

????“有一个电话号码,还有家庭住址。”周纹汇报。

????“多少?”

????艾景初听着电话的那一头,周纹照着屏幕念了一遍。电话就是她的手机号码,而地址就是他现在站的地方,没有任何收获。

????这个方法行不通,他翻开手机的通讯录,找到了曾鲤的领导,那位李主任的号码。上次饭局后,过五一的时候李主任又给他打了电话,他当时随手记在了电话薄里,没想到居然用在这个时候。

????“艾教授!你好!”李主任的电话立刻就接通了。

????艾景初第一次觉得,对着电话不知道怎么开口。他想起以前自己对曾鲤说的话,“想说的时候就说,不想说的时候就不说。”不需要怕冷场而找话说。这样的话,真不能说得太绝对。

????“孩子的伤口长得好吧?”艾景初百般无奈,选了这个话题。

????“好,好,好,”李主任受宠若惊,“感谢您关心,多亏您医术好,上回和您喝酒,怕是您没尽兴,我们还挺不好意思的。前几天我从老家带了些特产……”

????眼看李主任又要没玩没了地说下去,他想问曾鲤的事情又不知如何开口,灵光一现打断他说:“李主任。”

????“您说。”

????“曾鲤昨天出了点车祸,脸上缝了几针。”他试探着说。

????“啊?严不严重?住哪家医院?”李主任关切地问。

????艾景初揉了揉额角,看来问他也没用,于是说:“没事,就是需要静养,可能要跟您请几天假在家休息下。”

????“没问题啊,绝对没问题!工作上的事情让她放心,好好在家安心养伤,我给单位汇报下,组织同志们和工会去探望她。”李主任拍胸脯保证。

????电话收了线,没有任何消息。

????他一边站在楼梯口点烟,一边又拨了一次曾鲤的电话,这一回变成关机了,也不知是不是电话被他打得没电了自动关机的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。

????艾景初再次敲了敲那道冰冷的铁制防盗门,有些烦躁,又有些恼,恼她这么让人着急,又怕她是真的有了什么意外。

????最后,他想到了咖啡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