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有432人读过此书... 已写152590字... 此书连载中(阅读全本小说) " /> 7——2_精彩小说 万博体育app 发生错误_万博全站端app1.28_manbetx万博app是哪的

精彩小说

7——2

木浮生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曾鲤不是个磨叽的人,既然对方都说了没事,她也懒得继续瞎操心,免得让人觉得烦。接下来的几个星期,因为工作上事情多,加上刚开学咖啡馆也很忙,她就这么匆匆忙忙地过了。

????周末的时候,网站的几个朋友约好吃晚餐,曾鲤便将到她小蜗居里蹭饭的伍颖一同带了去。吃过饭,宁峰说有几张网站搞活动还剩下的电影票,伍颖最爱看电影,便一口答应着不看白不看。于是,□个人一起去了影院。

????男的和男的坐,女的跟女的坐,而曾鲤正好夹在宁峰和伍颖之间。看到中途,曾妈妈就来电话。她的铃声很大,急忙接起来。

????“上回的事情怎么样,你好歹跟人家回个话啊?”曾妈妈劈头就问。

????“什么怎么样?”电影正处于正邪斗争的小高、潮,曾鲤沉溺其中对于突如其来的这句话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????“你秦阿姨给你介绍那男的!”

????“哦。”

????“人家说了,对你挺满yi的,说给你打过电话,但是没打通,都十来天了,不知道你是怎么个想法。”

????“我在看电影,回头说。”曾鲤一脸无奈地收线。

????她将手机随手捏在手里。这时,伍颖的饮料瓶子掉地上,滚到曾鲤脚下。曾鲤随手弯腰替她拾起来。她弯腰后,手里那个还没锁键盘的手机,被不小心拨了个电话出去,而号码是艾景初的。

????此刻的艾景初,正堵在回家的路上,周末的晚高峰比平时要持久得多,也不知道是不是前面又出车祸了,正处于单向放行,每辆车都是以龟速缓缓前进着。

????音响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他瞄了一眼车子中控台上液晶屏显示的号码,然后按下方向盘上的接听键。

????“喂——”他说。

????那边没声音。

????过了小半会儿,他又喂了一下,对方还是没吱声,接着他又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,好像是衣服的摩擦。

????他便知道是她无意间拨出来的。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遇见,几乎可以说经常了。因为他的姓比较特殊,a字母开头,在很多人电话薄里头都是排在最前面的联系人,于是,时不时都会被随手误拨。

????前面的车又挪了两三米的距离,他跟上去迟了些,旁边车道的一辆出租车见他们这边挪得快些,便想变到他这根道,卡在面前去。那司机方向盘甩得极快,本来堵车大家都挨得近,他听着电话一走神,差点磕人家尾箱上,幸好刹车踩得及时。

????待他重新起步朝前的挪的时候,瞄了一眼中控的显示屏,电话还通着……

????另一头的曾鲤已将手机放在身侧的椅子上,和伍颖分享着一桶爆米花,咯吱咯吱的。

????荧幕上,一个美国人拿了把喷火枪对敌人喷了起来,所及之处一遍火海,随后还扔起来燃烧弹。

????“想起以前美国佬就用这东西虐待我们人民志愿军就觉得残忍,活活给烧死了也不敢动。”伍颖说。

????“你说的是黄继光?”曾鲤说。

????“黄继光是堵枪眼的那位。”伍颖没好气的说。

????“堵枪眼的不是董存瑞么?”

????“曾鲤,你没治了。”伍颖翻了个白眼说,“我党教育了你十六年,算是白搭了。”

????看完电影,宁峰主动要送曾鲤和伍颖回家。

????伍颖说:“好吧,反正懒得打车。不过我要去医院,和曾鲤家不是一个方向。”

????宁峰答:“没关系,我先送她再送你。”

????曾鲤瞅着宁峰的背影,突然觉得刚才自己真傻,居然坐在中间挡了伍颖的桃花。伍颖不是第一次和他们出来吃饭,她以前居然没怎么看出来。而伍颖自己则完全一副茫然地以为宁峰真的只是想送人回家。

????曾鲤摆手说:“你送伍颖吧,她要去医院,我回家比较方便,搭公交都不用倒车。”

????她一个人上了公交车,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,然后才慢慢地回了曾妈妈的电话。

????“我给你说,曾鲤,今天我碰见一个老街坊,说是老太婆的房子要拆迁了。”

????“拆迁?拆了干嘛?”

????“县里要办一个豆腐干的食品工业园,正好要征用那块地,正在挨家挨户发表调查,你也留个心,别又给那些姓曾的耍得把戏给骗了,他们家没一个好东西,都惦记着你那一份,明明是你的名字,还占着不给,就欺负我们娘儿俩……”曾妈妈口若悬河地说个不停。

????曾妈妈口中的老太婆便是曾鲤的奶奶。

????曾家本来在县城里有个四合院,后来几十年前大伯结婚的时候分了家。老太太一个人就留了个小偏房,其他分给几个儿子。曾鲤的爸爸因为顶替了老爷子在厂里工作,有个饭碗,于是没有分到。

????老太太大概一直对此耿耿于怀,又惦记着跟着母亲外嫁的曾鲤,怕她没亲爹受委屈,于是过世之前,托了个熟人又花了点钱,将自己那间屋子的产权过给了曾鲤。

????这事,是背着其他儿子儿媳办的,直至老太太过了世,大伙儿才知道。那一下,差点闹翻天了,幸好是丧事办完后才东窗事发,不然指不准会把老太太从棺材里摇起来说清楚才行。

????然后,那房子名字是曾鲤的改不了了,但是一直被他们占着。

????连曾爸爸也不乐意,觉得女儿分了本该属于他的那一份。

????曾妈妈去闹过几回,无奈鞭长莫及,就搁下了。

????眼见曾妈妈在电话里又要把几十年的旧账翻出来唠叨一遍,曾鲤便说了句:“妈,电话快没电了。”

????曾妈妈这才想起另一件事情:“赶紧给那个顾海东去个电话。今年自己都25了,你这也嫌那嫌,究竟要找个什么样的,你自己掂量。别东挑一盏,西挑一盏,最后挑了个漏灯盏,见好就收吧。”漏灯盏是曾鲤老家的家乡话,指漏油的劣质油灯。

????“知道了。”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跟她妈还有伍颖妈一样,以前生怕女儿谈恋爱,结果忽然一下又更怕她嫁不出去。

????“还有,”曾妈妈补充,“你那个心也别搁在于易身上,人家都不要你了,你还舔着脸给他留地方呢?”

????一听到于易的名字,曾鲤的眼眶呼啦一下就红了,不再说话,一言不发地掐了电话。

????随后,她静静地捏着手机,坐在回家的车上,眼睛盯着窗外的霓虹灯,半晌没有动一下。

????过了片刻,她整理了下心情给上次那男的去了个电话。

????给她介绍相亲对象的是曾妈妈的朋友,姓秦的阿姨,人非常凶悍,一张嘴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,周围没有人不害怕。曾鲤自然也惹不起她,所以连带那位相亲对象也不敢怠慢。

????“你好,是顾海东吗?我是曾鲤。”她说。

????“哦哦哦,你好。”

????“听说你前几天给我打过电话,不好意思没接到。”她好脾气的解释。

????“没事没事,那你现在有空吗?吃过饭的话,看场电影吧?”

????“我刚从电影院出来。”

????“哦!”电话那头的顾海东,又说:“那喝杯茶,咖啡也行。”

????曾鲤本想直接拒绝他,想起秦阿姨那彪悍的脸,还是忍住了,随口答:“好吧。”趁机没有其他人,两个人说清楚也不错。

????于是,曾鲤在下一个站下了车,打了个的士去约定的地点。到的时候,顾海东已经坐在那里等着她了。

????聊了一些有的没的之后,顾海东开始进入了正题。

????“听说你还从来没谈过恋爱,真的假的?”顾海东抿了一口咖啡,不阴不阳地笑了下。

????“秦阿姨说的?”

????“嗯,你今年马上就25了吧,25了以前一次恋爱都没谈过,有点……”说完,他又假笑了下。

????曾鲤看着他的笑脸突然就有了一种违和感。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的,如果一个女的一把年纪了还没谈过恋爱,有些人就会觉得人家有问题,要是谈过说不准又得质疑人家是不是良家妇女了。

????她突然有些不悦,便说:“他们估计想留个好印象吧。”

????“那——”

????曾鲤故意欲盖弥彰地答:“算了,他们说我没有就是没有吧。”

????顾海东不出所料地误会了。他本来对曾鲤挺满yi的,工作满yi,模样也满yi,看起来也很安静,就是对没谈过恋爱这一项觉得很假,没想到却套出这么一句话。于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便摸出烟盒抽起烟来。

????此刻,曾鲤倒是很想跟他借根烟,好彻底地颠覆下自己形象,但是又怕他将状告到长辈那里去。

????两个人半晌没话说了。

????曾鲤有点后悔,刚才来的时候没和马依依或者伍颖约一下,十分钟来个电话什么的,好找借口开溜。

????就在郁闷的时候,曾鲤的手机响了下,来了条短信,而发信人居然是艾景初。短信里只写了四个字:“是邱少云。”

????莫名其妙的。

????曾鲤琢磨了小半会儿,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以为是他发错了。电光石火间,曾鲤猛然想起她在电影院和伍颖的对话,然后纳闷着去翻通话记录,正好看到刚才拨出的有一条是艾景初,才估计是自己没锁键盘摆了个乌龙。

????她再回头打开短信,又看了遍那四个字,随后扑哧一下,不禁笑出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