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三十八节

仔仔秀儿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以下是:
????我向学校申请了一年的休学,唐亦琰要带我离开这座城市,这座曾经是他的荣耀的城市,他家族扎根的城市,而现在,对它来说,却什么都不是了。

????唐哲理做得很绝,绝情地让人根本不敢相信他是在对付他最疼爱的孙子,他一手栽培的孙子。

????在最后走的一晚,我去看了一个人,一个静静地沉睡的人。

????远远地,我就看到越风墓前有个人影攒动,是个男的。

????他鬼祟地在越风墓前徘徊着,叨念着什么,而我的靠近似乎吓到了他,只来得及看见一张惊慌失措的脸上一道狰狞的刀疤划过右眼睑,他就飞快地消失在了夜幕中。越风的墓前摆着一束花,还有冉冉升起的香雾环绕。

????他是谁?为什么看到我就跑?

????带着疑惑,我坐到越风墓前,轻轻地用手抹去墓碑上的尘灰,上面,他笑着,没有悲伤。没有仇恨。

????越风,你还好吗?在那个世界,你还好吗?

????我要走了,越风,离开这个城市,对不起,我不能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了。

????不仅仅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,还有。。。。。!

????还有一个已经割舍不下的理由!!!

????越风,原谅我——车站,客车驶离这座城市的时候,我看到身边的唐亦琰转过了头,望向窗外。落寞的表情让人心痛,他的手覆到我的掌中,眼睛一直注视着外面,手一再地握紧我的。车,缓缓地驶出了站台,唐亦琰转回头,望着我,笑。

????“悦悦,这一辈子你都没办法摆脱我了!”

????我们来到了另一座城市,完全陌生的城市,一样的是,这里也有一条蔚蓝的大海,而我们租住的房子就在海水边,唐亦琰说这里空气蛮好,适合孩子。每天,他都拥着我,伴随着海浪声入睡,惬意,满足。

????可是,现实面前我们还是不得不低头,一切,都需要一样东西,一样唐亦琰从未在乎过,却一直拥有的东西----金钱!

????他骄傲的自尊不会让我出去工作,而他,一个拥有高学历,高智商,出色外表的人,本该是各大公司的抢手货,但,却每每碰壁,我们都知道为什么,只是心照不宣。

????有人在等,在慢慢地等着唐亦琰的妥协,他没有善罢甘休,他要唐亦琰亲自承认自己的愚蠢。

????此时,唐亦琰总会无奈地抱着我,苦涩地笑着,“原来这么不好受,被人逼迫的滋味这么不好受!”

????我想他也是体会了我以前的痛楚。

????最终,我准备劝说他放弃的时候,有一天,唐亦琰却心奋地跑回来,告诉我,他找到工作了,不错的工作,没有向我透露细节,只是说,他一定会让我和孩子衣食无忧。

????而以后的日子也确实如此,他不断地买些贵重的补品回来,花钱又开始大手大脚,有句话叫做‘由简入奢易,由奢如简难”更何况是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。虽然大部分的东西都是为了我买的,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要小小的抱怨一下,毕竟,不是以前了,而且,我看的出来,唐亦琰工作不会轻松,大多时候都是在深夜,他每次回来的时候都是满脸疲累,甚至有一次,身上全是伤,我的追问,他也是闪烁其词

????胸口一阵闷堵,我知道他在隐瞒着我什么,可是,他的脾气如果不说,谁也问不出来。

????我能做的除了等待,就是给他温暖,家的温暖。

????我的厨艺进步了不少,豆腐已经不再是唯一,吃着我那些差强人意的饭菜,亦琰偶尔也会夸赞一下我,虽然大多数这种时候,他的眉头总是不自觉地皱起,可是,他努力吞咽的样子告诉我,他没有说谎,在他心中,也许我做的饭菜,真的是天下最美味的。

????每天晚饭后,他都会陪着我在海边散步,紧紧地拉着我的手,不放开。

????却绝少提到从前。大多都是以后孩子怎样,怎样。。。。我们怎样怎样。。。。。

????而我,只是笑着,谈谈地笑着,睨着他的神采飞扬。

????任他拉着我的手,抱着我。

????心甘情愿——

????这样的日子,快乐地过了三个月,我的肚子开始凸显,我偶尔会感觉到肚子里面的跳动,一个鲜活的生命。他的气息已经开始萦绕在我的一举一动之间,我摸着自己的肚子,发自内心,幸福地笑,再做好饭菜,等着唐亦琰回来。

????我真的想过,如果,如果那个人没有出现,我就这样和亦琰生活下去,幸福地!!!!

????当我打开门时,那双同样美丽,闪着琥珀色光芒的眼睛就让我知道了她的身份。

????唐亦琰的母亲,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。

????或许她像唐哲理一样厌恶我,抢走了她的儿子,可是,不同的是,即使眼中掩饰不住地怨恨,脸上,她依旧礼貌地笑着,不动声色。

????“叶小姐,我来的目的你一定知道吧!放过我儿子吧”不愧是唐家人,即使态度如何的不同,开门见山,只求效率的方式倒是没法改变的。

????女人复杂地看了一眼我隆起的肚子。“如果孩子你想要,我可以成全你,但你必须和我签一份合同,保证以后这个孩子不会来争夺唐家的一分一毫!”

????我哼了哼,没有说话,抬起头兀自睨着她,她嘴里说着残忍的事情,脸上仍是高雅的笑,我只是好奇,这种笑,在得知自己的丈夫还有另外的女人,并且有了孩子以后会是什么样子。

????“我不想孩子变成第二个陈越风——”如果出生就应该在一个正常的坏境下成长。

????我的话让女人的脸上抽搐了一下,她那千年不变的笑容开始有点挂不住,而她又极力地想要维护住自己的仪态,表情矛盾地可笑。

????“叶。。。。。小姐,不要拿亦琰跟那个卑微的小子比,我的儿子出生就是他爷爷最喜欢的孙子,他的出生本就是为了将来统治唐氏王朝的,如果。。。如果没有你,这一切早成真了,我20多年的期盼早成功了。。。。你却。。。。。”说道最后,女人脸上的笑容已经敛去,扭曲的表情睨着我。握着咖啡杯的手一遍遍地在杯沿划着。

????“20年,20年的委曲求全,知道自己的丈夫有外遇,知道自己的父亲把每个人当作工具,可是,我不能,,不能再失去我的儿子,不能失去亦琰!”女人的眼睛闪着光,琥珀色的,渐渐在眼眶中蔓延开来。

????我不语,一直看着她,看着女人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????“你这样不是爱他,是想要害死我的儿子。我父亲不会放过背叛者的,如果,如果亦琰不再受他控制,他会彻底毁了亦琰的,他做得出来————他太可怕了————”我的身子震了震,不是因为女人脸上的恐惧,不是因为她骤然死灰般的脸色,而是,她竟这样形容自己的父亲,唐哲理,在提起他的时候,那种表情。我想到了亦琰,他到底是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啊,我无法想象,心中溢满了痛楚。

????我感到了肚子一阵阵的抽搐,我紧紧皱起眉,手抓紧了桌沿。

????“今天的一切都是亦琰奋斗来的,根本就不是外界说的那样与生俱来,唐家的弱者,是不能生存的,而你,让亦琰彻底毁了,你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吗?”女人从包里抽出一叠照片,手激动地抖着。

????我接过,慢慢地抽出。

????飙车——亦琰又开始飙车,照片里相机抓拍的一幅幅跑车高速飞驰的画面。亦琰站在车前的画面,甚至是他从别人手中复杂地接过钞票。被人捏着脸颊的画面。。。。。。我咬住下唇不忍再看,肚子里的抽搐开始一阵阵地袭来。

????“这些人飙车就是为了赌钱,亦琰根本就是他们的工具,用生命去拼搏的工具,他要忍着别人把钱摔到他脸上,甚至是输了钱的人对他的殴打。叶小姐,这一切都是你造成了,你把亦琰变得那样卑微——”女人吼了出来,而我的脸色猛地一变,因为肚子的不适,也因为心中的酸楚。唐亦琰,你这样的委曲求全,我要怎样面对。

????我可以,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吗?还可以坦然地生活下去吗?亦琰!!!

????“最后一晚,让我和亦琰最后相处一晚吧,我。。。。明天以后会。。。离开的!”我妥协了,低垂着眼,抓紧了手掌。

????“好,明天我会再来,放心,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,你会得到你应有的报酬——”女人得到了满意的答案,欣喜地抓起皮包,一口饮尽杯中的咖啡。

????无所谓了,明天,你要怎样地安排都无所谓了。苦涩地笑。我轻抚着肚子。孩子,你也在难受吗?也感觉到了妈妈的心痛吗?

????达到了目的,女人就不愿再在这里呆上一分钟,高贵如她,不是为了心爱的儿子,自己又怎么会肯委屈地坐在这种简陋的屋子里。

????打开门,一辆车子已经停在了,门口。车上下来一个人。

????我有点印象。一个温和的男人,上次,唐亦琰和越风在宴会上打架,所有的人都不敢插手,是他拉开了两人。他好像是亦琰的叔叔。

????男人看着我,远远地点了点头,不似唐亦琰母亲的皮笑肉不笑,我在他眼底看到了笑意。

????我想这样一个温和的男人,是不该生在唐家的!

????“记得你说的,明天我来接你!”临走,女人又转过头,生怕我后悔一般,再一次嘱咐。

????我叹口气,点点头,就算我现在反悔,她也不会善罢甘休吧。

????男人走了过来,“叶小姐,——”

????“你好——”

????“走了,!”女人没好气地哼了哼,急不可耐地步进豪华的车里。

????男人修长的手指从西装的内袋里抽出一张流光的纸片,递给我“叶小姐,亦琰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这是我的名片,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!”

????朋友?很感激他用这样的形容词来称呼我,毕竟,还没有结婚就怀着对方的孩子,还一起私奔到了这里,这样的尴尬的关系,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,不管他这样的一个行为是出于礼貌,还是敷衍,我仍旧接过了他递来的名片。

????唐玺礼三个镀金的字体在光亮的照射下泛着耀眼的光泽。

????“谢谢你——-”

????“还在干什么,还不快走!”女人在车里向这面喊叫,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。唐玺礼无奈地向我抿抿嘴“那,下次见了,叶小姐——”

????下次,还有机会吗?我。唐家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人。

????“再见,唐先生————”

????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再一次想,这样的人,不该生在唐家的,